当前位置:万泰烘干机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纺织业两极分化严重 期待柳暗花明

发布时间: 2009.09.16 新闻来源:烘干机专业厂家-靖江万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
   在产业结构创新上,一条腿是传统产业的提升,一条腿是新兴产业的补充和完善。

  全面刷新企业生存观念,全新理解企业的生命特征,成为绍兴纺织等传统产业与浙江制造业创新的起点。

  像绍兴这样纺织印染一体化的纺织行业承载的环境空间,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无可比拟。绍兴的纺织业还没有到梯度转移、全面替代的结果。

  这四个生命形态,设计要与众不同,品牌要独领风骚,营销要风靡全球,制造要成本越低越好。 

  产业告急!

  今年的宏观经济形势总体上趋紧,对浙江的经济发展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产业告急!绍兴的纺织企业,受到各种的叠加因素,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一方面国内的高通胀背景下,企业成本负担日益增加。有数据显示,今年银根抽紧,使绍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息净支出同比增长了48.5%,纺织企业平均财务成本上升10%;新《劳动法》实施,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增长了16.7%,纺织品原材料能源价格大幅攀升使企业成本上升了35%—40%。

  另一方面从外部环境看,人民币的单边升值和国际贸易摩擦的加强以及出口退税下调,正大幅挤压纺织企业的利润空间。2007年绍兴纺织业共生产170亿米布,总利润为39.72亿元,平均每米布的利润为0.2元,分摊到纺织、拉丝、织造、印染到市场管理等环节,利润仅为每米几分钱,相当多的企业已经陷入亏损。

  如何看待严峻的经济形势实际上是一个立场问题?如何看持传统的产业?如何破解传统产业的不适应性?

  题记

  纺织全行业形势严峻这是一个事实,但是我们的立场必须站在主动承受上。

  一、绍兴的制造业确实很困难;二、绍兴的制造业不是全国最困难的。全国的纺织业的平均利润为0.62%,绍兴纺织业的平均利润为5%,超过全国平均线8倍。宏观调控的作用力在全国是一样的,但是每个地区,每个企业承受宏观调控的承受力是不一样的。任何调控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企业应当争取站在几家欢乐的这边,让几家愁的企业得到一次洗牌,使几家欢乐的企业得到优化提升,这也是科学发展观的本意。

  科学发展观是让一批企业淘汰,让一批好的企业更加坚强,坚强到在世界一体化竞争规则下它仍然能立足的程度。要把宏观调控变成一次获得新生的机会。

  这个时候信心是非常重要的,必须在这样特殊的场景下面忍耐、坚守、历练。当你在犹豫是否要放弃的时候,人家也同样在犹豫,当你选择不放弃的时候,人家刚好已经选择了放弃,人家一放弃就意味着你有生机。绍兴是最有条件不放弃的!因为绍兴的制造业已经抢占了先机,绍兴制造业已经排在了龙头。如果这个站位站好,立场稳定,我们信心坚定了,我们一定会走出当前过草地的境地。

  题记

  破解传统产业的不适应性,最重要的是改变企业产品的内涵。

  如何看待传统产业的不适应性,必须全面理解制造业的生命体征,纺织业起家、发家、持家、当家,事实上传统行业也有败家的,导致败家的原因也是明显的:

  一是低端产品不自主化,浙江制造业特别是绍兴纺织业表现为产品的非终端化,非成品化,因为纺织业多为中间产品,没有独立性,缺少自主性,与上下游形成一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关系。

  二是加工产品非品牌化,绍兴纺织以加工出身的,对品牌建设方面很长时间以来是忽略的。绍兴现在纺织企业有3000余家,绍兴县有近三分之二的企业没有商标品牌。高投入低产出替别人打品牌,形成了为人做嫁衣的局面。

  三是同构产品无个性化,产品同构没有原创机制,企业之间互相抄袭,形成克隆复制、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关系,使得市场上个性化面料越来越少,根本无法形成差异化竞争。必然导致的是产品同构同质,价格同室操戈、同根相煎。

  四是外向产品市场干预性,这次企业遭遇的挑战很重要的是市场的干预性,不少企业都在外贸一条绳上拴死。人民币单边升值,美元贬值,汇率跌破6.8、6.9元,最后遭殃的是浙江制造企业。因为汇率的变动很简单,采购商占便宜,供应商吃大亏。浙江的企业遭遇美国次贷危机的波及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少企业在外贸一条绳上拴死,与外商形成君臣关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我们的制造业真正毛病在哪里?过去认为是技术装备不行,现在技术装备上去了还是不行,为什么?郑宇民认为,因为我们一流技术装备却在制造生产三流的产品,三流产品就是低端的产品,就是不自主、非品牌化产品,就是市场单一化的产品,就是无个性化、同构同质的产品。

  由于产品本身的非终端化、非自主性、非品牌化,加上一个市场单一性,装备上去了,市场上不去,附加值上不去,核心价值上不去,还是出现了通常所说的产能过剩。

  绍兴的产能过剩是怎么回事?很简单,是相对的产能过剩,不是绝对的产能过剩,是我们产品结构性单一所造成的产能过剩。据统计目前绍兴纺织能力达210万吨,实际市场需求173.5万吨,过剩36万吨;织造能力达60亿米,实际市场需求56亿米,过剩4亿米;印染能力196亿米,实际市场需求139亿米,过剩60亿米。

  产能过剩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低价竞争。由于企业品牌、产品档次无法有效提升,使得绍兴纺织产品很难在国际市场分得一杯羹。低端市场的狭小空间又使得更多企业趋之若鹜,自相残杀,所以只得同室操戈,同根相煎。

  郑宇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改变企业产品的内涵,全面刷新企业生存观念,全新理解企业的生命特征,成为绍兴纺织等传统产业与浙江制造业创新的起点。

  题记

  传统就是优势

  对绍兴来说传统的纺织业走到今天,尤其是当前的特殊的形势下,外面人的怎么说不要紧,关键是自身怎样看。

  有人说制造业是夕阳产业,要放弃。实际上只有夕阳的产品,而没有夕阳的产业。衣食住行是人类永远的需求,如果有一天人类进步到不要穿衣服了,纺织业才是夕阳产业。

  也有人说梯度转移不可阻挡,实际上梯度转移有条件,绍兴这条船还没有到承载不了纺织业的时候。

  有人说一哄而起,一拥而上是绍兴的经济规律,实际上绍兴的经济规律是黄酒,越陈越浓;是霉豆腐,越霉越香。

  为何?

  首先,纺织行业对绍兴的贡献功不可没,纺织业历来都是绍兴的优势行业,支柱产业。绍兴市是依托化纤起家的,用一根根涤纶丝编制了一个庞大的纺织产业群,跻身全国10强县。到2007年,绍兴县共有各类纺织工业企业3220家,占全县工业企业数的80%,纺织工业企业贡献了全县工业企业65%的销售收入,59%的利润总额和64%的财税收入。纺织面料出口量占全国近十分之一。绍兴轻纺城去年市场成交额达到332亿元,成为亚洲最大的纺织品集散中心,纺织业在绍兴是有功之臣。

  第二,传统就是优势。传统的东西是有年份的东西。绍兴纺织业素有历史传承,自古柯桥一带便有“时闻机杼声,日出万丈绸”的美誉。浙江号称是制造大省,但真正制造业在全国乃至在全世界竞争,有竞争基础的是什么?看来看去还是轻工和纺织。在产业结构创新上,一条腿是传统产业的提升,一条腿是新兴产业的补充和完善。

  第三,传统产业的转移是有条件的,有人提出纺织业的劳动密集型在绍兴已经不适于生存,纺织业已经进入了产业梯度转移的区域间。其实任何一个产业的转移是有条件的,一个是劳动力成本有一个转移的承载极限,按照日本和韩国的经验,劳动力成本转移的极限是1.2万美金。我们现在的劳动力成本的水平是4000美金。二是运输成本和市场半径有特殊的地理要求,像绍兴这样纺织印染一体化的纺织行业承载的环境空间,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无可比拟。绍兴的纺织业还没有到梯度转移、全面替代的结果,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绍兴的纺织业已经累计了相当的比较优势,绍兴形成了上游的PAP、化纤、拉丝,下游印染等完整的产业链,形成了中国轻纺城这个亚洲最大的纺织品集散中心,形成了市场与产业互动的集聚优势。像2007年底,绍兴纺织业固定资产投资已经达到了455.44亿元,平均每家企业达到1400多万元。

  第四,绍兴纺织业应该说是在转型、调整当中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还是当“家长”的。以前绍兴的纺织业是独领风骚,现在产业布局进一步丰富了,这几年多产业在绍兴各级政府的领导和推动下已经形成了非常好的空间,纺织业与各行业之间形成了各领风骚的局面。

  郑宇民认为,有的企业家把纺织业定位于起家、发家、持家,我觉得还要加一个当家,在相当长时间内纺织业还是当家,因为传统制造业依旧是浙江的优势,纺织业还是绍兴的支柱产业。当家产业,现在不是这个产业要不要的问题,是传统要提升、要做新,特色要做优,优势要做强的问题。

   结论

  浙江制造要把握好四条命

  传统产业创新的起点是全面理解企业的生命特征,制造业的内涵是设计与品牌。

  企业的生命特征是什么?郑宇民认为,浙江省委赵洪祝书记说要“创新创业”,我们领会首先应该是观念上的创新,才能实现实质上的创业。

  我们会制造服装,但是我们的服装不如人家品牌服装的一个钮扣值钱;我们会制造眼镜,但是我们一打眼镜还不如人家的一个眼镜盒值钱;我们会制造布匹,但是我们100米布不如人家一条手帕值钱;我们会制造打火机,但我们的打火机不如人家的火柴值钱;我们会制造自来水笔,但是1000支自来水笔不如人家一支钢笔值钱。为什么?郑宇民一针见血地指出,说到底我们的制造是低成本的制造,是低附加值的制造,是企业形态不健全的制造。

  浙江有三分之二的纺织企业平均利润只有0.02%,原材料继续上涨,现在大概上涨了10%左右,产品上涨只有2%左右,利润增幅已经到了极限,温州的鞋企今年以来已经关闭了70多家,他们没有办法做,因为一双皮鞋5个美元,本来兑换40多元人民币,盈利4元人民币,现在人民币汇率跌破了7元,只剩下35元人民币。铜价上涨了3倍,锌价上涨了2.5倍,打火机怎么做,所以不少打火机企业倒闭了。原因痛定思痛,是我们制造太单薄,我们定价又太弱,附加值太低,池塘水太浅!企业的生命特征没有理解完整。

  浙江制造四个只做到一个——制造成本越低越好,这是最被动,最廉价,最容易让人家替代的。没有设计的制造就没有产品的专属权,没有专属权也就失去了产品的定义价值,没有产品的制造就没有附加值,没有附加值就没有竞争力。制造大省只有变成设计大省,品牌大省才能名副其实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制造大省。

  郑宇民认为,企业的生命特征:一是设计,二是制造,三是品牌,四是营销,设计解决了产品的专利和产品复制,制造实现专利人设计的意图,品牌体现附加值,营销实现全部价值。这四个生命形态,设计要与众不同,品牌要独领风骚,营销要风靡全球,制造要成本越低越好。

  绍兴的纺织业品牌重视不够,设计保护不够,知识产权侵害等问题制约了绍兴纺织业发展。一个创新的花样刚出来3、5天,就会在绍兴的轻纺城市场满天飞,这种“拿来主义”几乎成为大多数纺织企业的经营状态,纺织业就成了仿造业,一个企业自己设计面料要花费上万元,而抄袭别人的设计却只要5块钱,能节省几千块产品,抄袭知识产权等于是抽鸦片,你这个企业再也提不起精神,再也没有挺直的腰杆。

  郑宇民认为,我们要全面理解制造业的生命特征,在完善制造业生命特征上面下功夫才有可能使我们的制造业有一个完整的健壮的体格,才有在世界一体化竞争格局中胜出的勇士。这是给绍兴制造业提出的新使命。

    欲知详情,请联系13805260112 http://www.wtdry.com/

走进万泰 | 新闻中心 | 产品中心 | 行业应用 | 烘干技术 | 质量保证 | 服务网络 | 联系我们

热门产品:矿砂烘干机 | 石英砂烘干机 | 木屑烘干机 | 垃圾烘干机 | 酱油渣烘干机 Copyright:2010 版权所有:靖江万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www.wtdry.com   烘干机烘干设备行业专家!
-